返回首页
您还没有登录!   登录 | 免费注册 | 搜索 |
龙门客人
  文章
来自古茶山深处的呼唤~

前一篇 充分发挥茶文化的社会功能与作用 新一篇 焖烧普洱茶 油炸铁观音

文/蒋文中

    今年,仍可以说是普洱茶业红火的年景。价格继续飚升的优质普洱茶不断爆发出惊人的含金量。即便品质一般的普洱茶,每斤也按 5%至10%的增长率上升着。一些名厂的茶则达到20%以上的增长率。至于茶中之茶的易武等地古茶山的乔木古树春茶更以100%以上的增长率迅速攀升。如在易武,去年80元一斤的乔木古树春茶,今年4月份的收购价已达160—180元一斤。

    在昆明及各地茶市,琳琅满目的各种普洱茶正一批接一批地纷纷出炉,包装上市,不仅各色生熟品种繁多,且价格悬殊巨大。在外包装上,几乎清一色地打着“X X正山野生乔木茶”、“X X乔木古树茶”或“X X乔木茶”等,何为乔木茶、何为台地茶、何为野生茶、何为古树茶,一般消费者是难以辨别的。至于年份、产地、品质的真伪和悬殊巨大的价格更令消费者一头雾水,两眼惘然。茶商们或以狡诈的暗箱操作,获取暴利而窃笑,或因诚信的失落而孤闷。谁来保护诚信、公开、公平、公正的交易?谁来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一方面人们因茶价的剧涨而争相收藏,一方面又因涨跌或被蒙骗上当而悲愤。人们惊讶,普洱茶叶怎么了?茶商怎么了?而茶商则说茶厂、茶农怎么了?

    其实今天的茶产业所走过的道路,昨天的烟产业已走过。今天的茶无疑将成为继烟、药、花之后云南又一农业支柱产业。其基础在茶叶的农业生产和初加工,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仅在流通过程中的打假,同时也需要加强对农业生产和加工的管理控制,在于从产品的根本上来正本清源,还消费者和正直的茶商一个公道。

    春茶是一整年茶价的指针,代表着农人一整年的所得,更代表着整年茶市行情的动向。与去年同样的名茶原料供应吃紧的情况相同,今年茶树刚发芽,趋之若鹜的各路茶商已纷纷出动,赶到各厂茶区坐在树下等待采收春茶。在一些老串号名茶厂,订单甚至已排到几年后。去年的市场供应并未真正满足需求,所以今年各大供货商、经销商纷纷加大投资,正为满足市场消费需求来个大比拼。在勐海、景迈、班章、双江等地,芽苞才长出,产地价就已经涨30%—40%了,在易武、倚邦、曼砖、江城等地则涨了100%,还不见得能买到。为什么会如此呢?由于干旱和过量采摘等原因,在古茶山,春茶的产量锐减,各行业因茶业的兴盛纷纷介入做茶,使求大于供,是导致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此外,少数人或一些大厂家对普洱茶价格控制的情况也很突出。在古茶山,一家一户仅靠采收自己茶园的茶菁是很有限的,如在易武,几十家分散的小茶坊往往敌不过一家大茶厂,少数几家大户凭借实力可以更高的价格控制原料。

    由于古树乔木茶原料的紧缺和需求价格的暴涨,在古茶山对乔木茶的竞争已日益加剧,利益的驱动和难以控制的抢摘,使茶农已等不得芽苞伸长,没有芽叶便摘老叶,老叶照样有人收购,甚至为图眼前利益将茶树剃光头或砍到大茶树摘叶子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很多不法分子则躲在茶山做着假冒伪劣的勾当,或拼配或作假,瞒天过海地扰乱市场。急功近利的过量的采摘和不择手段的掠夺,使珍贵的古茶园被大量破坏,千年的茶山在呻吟,做假的、有实力哄抬价格的咸了暴发户,老实而广大的茶农依然处于贫困之中,不知情者以为茶价上涨茶农富了,实则富只相对少数人而言。

    春天是茶农、茶商最繁忙的季节,对于每一个茶农、茶商来说都是希望,但在易武、曼撒等古茶山,笔者看到的是只采不种零星散布于森林中的半荒凉老茶园。本来万物复苏的春季是一年中茶叶生长最旺盛、出产品质最好的季节,可古茶山却只有遗憾和叹息。

    在古茶山的日子里,笔者深深为所见所闻的一切深深震撼,为古茶资源的破坏和不可遏制的做假震撼,为普洱茶的纯真清白被蒙冤和大茶商的操控而震撼,也正因为如此,小小茶农质朴本真的心也在不良影响下被扭曲,所以他们大多也无所谓用心去提升茶的品质,为生计有的也只有跟着掺假。在这种不良现象影响下认真做茶的茶坊已经不多了,但令人欣慰的是,还是有一些老字号的的茶厂、茶坊始终还在坚持着他们几百年不变的做茶做人原则,他们还在坚持着真正茶人应有的赤诚之心做真茶做好茶,虽生财艰难,但良心安稳,在他们的带动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茶农认识到只顾眼前利益的做假行为只会断送未来的前程,他们正行动起来自觉抵制不良行为,希望通过公平正当的竞争,让不同品质茶叶的茶价能真正反应市场价与出产价的合理与平等。

    今年仍是旱春,缺少雨水,茶叶生长缓慢,对茶农来说,虽让人无奈的是老天,但比老天更无奈的是除了不公平的市场竞争外,还有因种橡胶而对包括茶树资源在内的大森林的砍伐。在勐腊,橡胶的高额利润超过一切林木,当从坝区漫延开来的耕地、丘陵已无地可种后,外来公司和胶农联合向大山深处进军,于是大片大片、满山满谷的大森林倾刻被砍倒一地,原来满眼翠绿的世界只剩一派褐土,一场烧荒的大火过后将被种上橡胶,渴望致富的人们也顾不上考虑生态是否平衡,水土流失,也不管海拔较高的大山上是否适宜种植橡胶,更不愿去想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今后靠什么为生。

    走在六大茶山上,“咚咚”的砍伐声不绝于耳,不断“哗哗”倒下的大树是风中大地的哭泣,我们只能心痛地用眼泪为这些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森林送别。被砍光的森林中,不知有多少具古茶树,不知有多少具今后很难再生的珍稀植物,在那些就像被理发一样剃光或即将被剃光的大森林,我们只能悲愤地用镜头为它们留下曾美丽的见证,为那些在掠夺性砍伐、采摘破坏中已不复存在的茶源、茶魂做最后奠祭。

    我想,普洱茶因大自然的造化和云南人民的创造才有了历史上和今天的辉煌,古茶山不仅是普洱茶的摇篮,而且是中国从历史上至今优质普洱名茶的象征和灵魂,假如有一天它们真的消失了,真正意义上的好普洱茶也将不复存在,为什么我们总是只因眼前的利益而要以牺牲资源为代价呢?也许这就是人性的一面。宝贵资源的缺失,使真正好普洱茶原料曰渐稀缺,其结果正是如专家分析的,今后的茶叶消费市场中,将出现低档茶滞销,大宗粗茶积压,而价格昂贵的名优、名牌普洱茶则走俏,高档普洱茶更畅销不衰。这既是资源因素,也是消费者的心理渐渐由仅仅饮用转向更关心保健和心理上的满足的结果。如今的消费者不仅看重茶叶的质量和保健功能,而且对茶的产地、历史、工艺和卫生也越来越挑剔。

    可以这么认为,目前我国茶叶市场已进入了优胜劣汰的战国时代,开始由创名优茶发展到创名牌茶。谁要想在竞争中取胜,就必须对茶叶产品的科技含量、文化含量进一步提升。这是政府及茶农、茶厂、茶商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严峻问题。从我们的调查看,要提高普洱茶科技文化含量首先应从根源上做起,当务之急是保护古茶山、调动茶农生产积极性,抵制打击破坏资源、假冒伪劣和不正当竞争等已迫在眉捷。对茶农推广科学化、标准化生产,帮助其解决资金、技术问题并逐步走向规模化生产、集约化管理,以此提高质量并降低生产、销售成本,否则茶农因产量及附加值低,加上竞争和销售的困难,将进一步陷入低投入十氏产出的恶性循环,从而致使从茶农到茶叶加工工人因收入低下而另谋出路,比如勐腊的茶农和散失土地的青年农民只能大量外出打工谋生。

    请注意,我们赞美云南普洱茶产业的春天,在歌颂自己是茶的故乡和世界茶源中心,在强调有世界上最古老的野生茶树、最古老的茶园、最丰富的茶树种质资源和茶叶品种,还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沉淀和多姿多彩的民族茶文化等得天独厚的资源和在自豪于云茶在全国乃至世界都令人瞩目的时候,可曾想过是否必须赶快停止还在继续着的资源掠夺破坏,可曾想过广大茶农的艰车,想过怎样让茶农脱贫致富并实现农村经济的发展,这就是来自古茶山深处的呼唤。


2007-08-18 17:42:40 |  浏览 (8656) |  收藏 |